您所在的位置:

论我国制定《地理标志法》的总体思路

时间:2022-08-17 09:13:42 来源: 作者:
论我国制定《地理标志法》的总体思路


   (一)制定《地理标志法》的顶层设计

   我国因地大物博、资源富饶、农耕历史悠久,各地均产生了极具地域特色、深受国内外消费者喜爱的名优特产,地理标志被认为是中国知识产权的优势之处,在知识产权强国和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应当客以法治手段强化地理标志优势地位,制定专门的《地理标志法》,重塑地理标志保护模式、管理体制并以地理标 志权为核心构建责任体系,作为中国参与国际知识产权博弈、提升国际经济贸易中的竞争力,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实现乡村振兴,建设具有国际影响的中国特色、中国气派、中国风格的区域公用品牌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保障。

   我国制定《地理标志法》必须做好顶层设计:第一,立法遵循国际协议,借鉴各国经验,凸显中国特色,“以TRIPS协议关于地理标记保护的规则为中心,借鉴其他国际公约和有关国家保护地理标志的规定,根据中国国情,制定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积极、开放、统一和有效的地理标志法律保护体系”;第二,明确立法的目标定位,《地理标志法》的价值目标在于加强地理标志管理,保护地理标志权,法律定位为行政管理法与权利保障法相结合;第三,实现保护模式从“三个模式”到“三个合一”,即将现有三个地理标志保护模式整合为一种模式,以《地理标志法》统筹地理标志的管理和保护,将当前三种概念统一为“地理标志",并统一使用“中 华人民共和国地理标志”的专用标志,“三元合一”将地理标志作为一种独立知识产权客体对待,建立统一的保护模式可从根本上解决“三元模式'‘下地理标志多种类型、多头申请、多头管理等体制性问题;第四,统 一地理标志管理机构和认定标准,改变当前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农业农村部两个机构负责地理标志工作的局面,统一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责,并将三套认定标准统一为一套;第五,以《民法典》为依据,通过《地理标志法》正式确立地理标志权,并构建保护地理标志权的民事、行政和刑事责任体系。

   (二)《地理标志法》的体系结构与基本框架

   《地理标志法》的体系结构应当包括总则、分则和附则三个部分,基本框架主要为以下六个部分。

   第一部分,总则。本部分包括立法宗旨、地理标志的含义和产品形式、本法的适用范围、地理标志的主要机关、地理标志申请与使用的基本原则、地理标志名称构成方式、申请地理标志应当具备的条件、不给予地理标志保护的情形、申请地理标志的方式、地理标志专用标志、地理标志的保护期限、地理标志的国际保护等。

   第二部分,地理标志的申请、审查和认定。本部分包括地理标志的申请主体、申请材料、外国申请人的申请材料、地理标志保护要求、地理标志产地区域范围建议主体、地理标志申请的审查程序和审查时限、受理公告、异议受理与决定、技术审查、认定公告、驳回申请、驳回复审申请及审查、驳回复审行政诉讼。

   第三部分,地理标志的撤销、变更和转让。本部分包括对违反禁止性规范获得地理标志认定的撤销、撤销的审查及撤销公告、不服撤销决定的行政诉讼等,变更地理标志权人名义、地址或者其他事项等,以及特定情况下地理标志在区域内主体之间的限制性转让条件和程序等。

   第四部分,地理标志的监督管理、运用和使用。本部分包括地理标志监督管理机关及监督管理内容、地方知识产权管理部门促进地理标志运用、地理标志使用的方式等。

   第五部分,地理标志权的保护。本部分包括地理标志权的内容和范围、地理标志权侵权行为类型、地理标志权的例外与限制、侵犯地理标志权应当承担的民事法律责任、行为法律责任和刑事法律责任。

   第六部分,附则。本部分包括地理标志与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的衔接、本法的生效时间。

   (二)《地理标志法》与相关法律的衔接

   《地理标志法》作为我国首部针对地理标志这一独特知识产权类型的专门立法,在制定过程中以及出台后均需要考虑他与相关法律的衔接问题,既要做到立法之间的体系性协调,又要与《商标法》等法律形成合力,同时要废止《地理标志产品保护规定》与《农产品地理标志管理办法》等部门规章以达到立法统一,实现对地理标志权的有效管理、运用与保护。

   第一,《地理标志法》与《民法典》的衔接。首先,《民法典》第123条知识产权条款是《地理标志法》的上位 法依据,必须在《地理标志法》第一条法律依据中阐明“依据《民法典》,制定本法”;其次,《民法典》作为民事领域基本法,无论是总则、合同编还是侵权责任编的具体规则均为地理标志的管理、运用和保护提供体系化法律架构;再次,地理标志权的侵权责任,除适用传统民事责任方式承担外,可参照知识产权领域普遍建立的惩罚性赔偿机制,依据《民法典》的179条第2款规定惩罚性赔偿,并参照《商标法》《专利法》《著作权法》 将最高法定赔偿额定为500万元。

   第二,《地理标志法》与《刑法》的衔接。2021年3月1日《刑法修正案(十一)》实施后,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类型增加至8种,涵盖对注册商标、作品、专利和商业秘密等四种知识产权的保护,当前地理标志的刑法保护仅针对通过商标法体系注册地与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两种类型,可适用《刑法》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地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等三个罪名。《地理标志法》出台后, 力争在第十二次修订《刑法》时,在分则第三章第七节增加一条“侵犯地理标志权罪"的规定,将假冒地理标志、销售假冒地理标志产品、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地理标志专用标识中情节严重的行为纳入到刑法规范,同时做好本罪与商标类犯罪的竞合协调。

   第三,《地理标志法》与《商标法》的衔接。当前我国拥有注册地理标志商标6085件,《地理标志法》通过以后,这些数量巨大的地理标志商标是否继续以商标法进行保护值得探讨,这关系到《地理标志法》与《商标法》之间的功能区分。《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纲要(2021—2035年)》明确提出要“健全专门保护与商标保护相互协调的统一地理标志保护制度”,理想状态是以《地理标志法》为主,《商标法》为辅的保护模式,在《地理标志法》出台后,依然保护已经注册的地理标志商标,并且允许继续注册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获得地理标志商标注册,仅得到所注册标识的商标专用权,不再同时获得地理标志专用标志的使用权,单纯作为注册商标予以保护。另外在市场监管中,市场监督管理机关根据主观关联性对地理标志商标保护侧重“声誉”, 的维护,根据客观关联性对地理标志侧重“质量"的监管以保障其“特定品质”。

   信息来源:广西民族学院、法学院陈星独家授权发布